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笔尖】婚房(短篇小说)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2-04-16

题记:人生在世,我们离不开衣食住行。这其中让我们心力交瘁的莫过于安身立命的住房。无形之中,房子决定了许多事情,例如婚姻。它深刻地影响着我们每个人。孙志强的家庭是贫困的,但同时他也是幸运的。他和张丽萍的爱情虽然因为房子而经受了考验,但是他们很终喜结连理。在情与理,爱与恨之间,我们看到了人性璀璨的光芒。

【一】

天刚蒙蒙亮,外面的路灯还没有熄灭。孙志强的老父亲孙老汉就披着衣服走出了他们家低矮简陋的瓦房。只见他蹲在门口,把劈好的小木屑往炭炉里放,借着柴火点燃炉中的煤炭。顿时,浓烟滚滚,呛得孙老汉眼泪直流,咳嗽不止。

孙志强的家是两间低矮破旧的砖瓦房,住在城市的边缘。但是经过这些年的城镇化建设,城市迅速扩容,新建的小区如雨后春笋般耸立,变得越来越多。孙志强的家所在的村子已经被新开发的小区团团包围住了,成了名副其实的“城中村”。

孙志强今天起得也比较早。当一缕阳光斜射进他的窗子,空气中散发着清晨的湿润,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了。他的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只有一个行李箱,里面放着一些孙志强洗换的衣服。一张凌乱的小床靠着灰墙摆放着,上面挂着白色粗糙的蚊帐。窗前摆着一张陈旧的书桌,桌子上杂乱地堆放着一些书。只有一盏简易的台灯摆放在书桌的中央,此外再无它物了。

两间房子加起来只有二十来平米,没有客厅、卧室和厨房之分。一间是孙志强的卧室,另一间是孙老汉老两口的卧室。在小屋的外面斜搭一块地方,盖上挡雨的塑料布就算是厨房了。

孙老汉腿有点瘸,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但是他还是坚持着生火做饭,等做好了再喊儿子起床吃早饭。他的老伴天还没有亮就去清扫马路了,她是一名辛苦的环卫工人。孙老汉腿脚不太灵便,不能做重体力的活,只能靠捡废品换点钱艰难地维持着生计。

孙志强就出生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从小就非常懂事听话。他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粉嫩的面颊像红苹果似的,一张小嘴能说会道。只可惜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身体显得有些单薄瘦弱。

及至长到十来岁,孙志强就已经能帮着父母做一些家务活,诸如煮饭、扫地、洗碗等等。不用上学的时候,他还会和孙老汉一起走街串巷捡拾废品。然后孙老汉在前面拉着车,孙志强在后面使劲地推。有时候遇到同学,他会主动地和别人打招呼,一点也不觉得难堪。

尽管孙志强家庭贫困,生活艰苦,他仍然坚持学习而且非常刻苦用功,总是超前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他自己买不起书,就向同学和老师借。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常常苦读到深夜。别人要十多天才能看完的书,他两三天就读完了。别人一个小时才能完成的作业,他二十分钟就做完了。他在课余时间还常常借高年级的课本自学。

凭着自己刻苦努力地学习,虽然生活艰辛,但依然考入了师范院校。在校期间,孙志强勤俭节约,兴趣广泛,没有其他学生的骄奢阔绰和花前月下的浪漫,靠着勤工俭学,补贴生活费用。许多时候,同学们都能在图书馆里看到他的身影。他品学兼优,连年荣获奖学金。

转眼之间,孙志强大学毕业了。他被分配到一个乡镇中学任教。今天是他去学校报到的日子。简单的行李已经在昨天晚上准备好了。父母此刻显得有些激动,终于含辛茹苦地把儿子培养出来工作了。老两口起床很早,孙老汉为儿子准备早饭,他的老伴要去清扫马路。

孙志强一夜没有睡安稳,他的心里有点紧张,毕竟要走进社会参加工作了。他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夜空皎洁的月光如水般倾泻在他的床上。他索性坐了起来,打开灯,看几页自己喜欢的文字,然而他此时难以静下心来,无法看进去。他就这样坐在床头,手里拿着本书静静地发呆,直到昏昏沉沉地又睡着了。

当窗外的*一缕阳光斜照在他俊朗的脸上时,他揉着惺忪的眼睛,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下了床。他穿好衣服,开始了新的一天。这一天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从今天起,他就由学生变成老师了。

待他洗漱完毕,孙老汉给儿子盛了一碗绿豆粥,在加上他很爱吃的咸豇豆。看着儿子吃得很享受,身上的肌肉很壮实,孙老汉心满意足地蹲在家门口抽着烟。他眯缝着眼睛,默默地抽烟,头顶上开始烟雾缭绕。不一会儿孙志强就吃完了早饭,拎起行李,和老父亲告别了。

孙志强去乡镇中学报到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一位女教师。她也是今年刚毕业分配到这所学校任教的。在孙志强办完了入职手续转身走出校长室时,正好与张丽萍擦肩而过。孙志强仿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像一阵清风一样飘过。她的衣裙翩翩起舞,像一朵盛开的水莲花。只在不经意间转身一瞥,便在孙志强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身影。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名状的心理感觉,深深地牵动着孙志强的每一根神经。

说来也巧,他们同年毕业上班,分在同校同班任教,都教初一年级。孙志强教数学,张丽萍教语文。他们年龄相仿,所以说话比较投机,拥有共同语言,没有鸿沟。孙志强还兼这个班级的班主任,他们在一起相处的很融洽。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在办公室里讨论教学方面的问题。有时候,因为某个学生不遵守纪律,淘气得不得了,张丽萍就会嘟哝着小嘴向班主任孙志强帮忙请教。当然,有时候在办公室里没其他人的时候,他们也会谈谈人生哲学或者开点小玩笑。办公室里就会回荡起欢快的笑声。总之,他们开始的教师生涯是愉快而新鲜的,两个年轻人朝夕相伴,不知不觉就发生了属于他们的故事。

人们经常看到孙志强和张丽萍老师一起下班,并肩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一起去食堂打饭,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有时候放晚学,渐落西山的斜阳伴着满天的霞光洒向大地,校园里显得格外安宁静美。人们常常会看到他们踏着夕阳在校园幽静的小路上漫步。他们一边散步,一边小声的交谈着,时常会听到他们从远处传来爽朗的笑声。

毫无疑问,孙志强和张丽萍双双坠入了爱河了,但是爱河的水也不都是甘甜清冽的。虽然无人有权干涉他们的恋爱自由,但是很多现实的问题却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很快一学期过去了,他们交往得很愉快,彼此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脾气也蛮合得来。就只有一样让张丽萍感到疑惑,张丽萍几次提出去孙志强家里看看,都被他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婉言拒绝了。

现在学校放寒假了,张丽萍的父母特地来学校接她。她很大方地向父母介绍了自己的同事兼男友。反倒是孙志强显得有些腼腆,像个大男孩羞红了脸。张丽萍的父母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阳光帅气的男孩子,自然也是满心欢喜。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刻正面表态,只是邀请孙志强和他们一道去他们家玩玩。

张丽萍的家也住在县城,所不同的是他们家住在花园般的小区里,三室两厅的房子明亮而整洁,处处洋溢着家的温馨。张丽萍还有个弟弟正在读大一,父母都是工人,母亲已经退休在家了,父亲还在上班。

对于孙志强的到来,张丽萍一家对他是非常热情周到的。张丽萍的母亲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招待孙志强。看着满桌的菜肴,孙志强显得有些拘谨。张丽萍和她的母亲轮番给他夹菜,让他多吃点,这让孙志强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腼腆地低着头连声道谢,慢慢地吃着。

午饭过后,张丽萍的弟弟把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给孙志强玩。于是他们俩在一起打游戏,玩得很开心。这时张丽萍和母亲在厨房里一边洗锅碗一边聊天。张丽萍问妈妈:“您觉得孙志强怎么样?”说完含羞地笑了。“我看还不错,老实俊秀,文质彬彬的一个孩子。就不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怎么样了?”张丽萍的母亲也笑着说。

寒假开始以后,张丽萍和孙志强两人短暂分别了。初恋中的年轻人怎么能耐得住寂寞,何况他们现在正在如胶似漆的热恋之中。幸而他们住在同一个城市中,相隔并不遥远。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万里无云,但是因为是寒冬,冷是依然的。张丽萍一头瀑布般丝滑的秀发披在脑后,穿一身白色的毛领羽绒服,好像天使般纯洁美丽。

她提着两瓶酒和一些水果上孙志强家来了。这些东西都是母亲为她准备的,让她去见见孙志强的父母,了解一下他的家庭情况,然后回家如实向她汇报。张丽萍的母亲很认真地告诉女儿,婚姻大事马虎不得,否则遗憾终身。

张丽萍一进孙志强家的门就亲切地叫着:“叔叔、阿姨,你们好!”老两口满心欢喜地答应着。他们看着这个美丽又大方的姑娘就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都乐得合不拢嘴。张丽萍在屋里环视了一圈,房子是低矮破旧的瓦房,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更别说家用电器了。只有一台黑色笨拙的旧电视机在屋子拐角的方桌上摆放着。张丽萍感到有点压抑,头都抬不起来,她刚才进屋的时候幸亏孙志强在一旁提醒她小心碰头,才低头弯腰进来了,幸亏没有碰到脑袋,擦伤鼻子。

孙志强的父母一边热情地招呼张丽萍,一边又不知所措,慌里慌张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很后还是孙志强给张丽萍泡了一杯茶。他们两个在一起闲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孙志强的父亲一瘸一跛地端着两碗面条进来了。他微笑着对两个孩子说:“没什么好吃的给你们,趁热吃碗面条吧。”张丽萍笑着说:“叔叔,我在家已经吃过了。”孙志强的父亲还是劝他们多吃一点。孙志强看着张丽萍也笑着说:“我们还是吃一点吧,免得老人家不高兴。”于是,张丽萍勉强吃了几口面,碗里的鸡蛋是一点都没动。

快到中午的时候,张丽萍起身告辞了。孙志强的父母要留她在家里吃午饭,她说什么也不肯。只是说:“叔叔、阿姨,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出来已经这么大半天了,妈妈在家里肯定着急了,她还等着我回家呢!”孙志强的父母只得将她送出了家门,并让孙志强送她回家。

一路上,他们俩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肩并肩静静地走在马路上。忽然,张丽萍先开口说话了。“志强,你说我们将来结婚了,住哪儿呀?”孙志强低着头沉默不语。他低头看脚下的石子,然后一脚将石子踢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我的家庭情况你已经知道了。父母把所有的积蓄都让我上大学了,现在已经是一贫如洗。他们也老了,父亲身体又不好,我怎么忍心再让他们为我负债买房啊!”

“但是,这是一个现实问题。我们总不能和你的父母挤在那两间破瓦房里啊?”

“你是不是嫌弃我们家穷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分手吧!”孙志强非常严肃认真地说,脸上变得毫无血色。

“不,我是这样的人吗?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吗?”张丽萍委屈地直掉眼泪。

他们一路走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很快到了公交车站,孙志强看着张丽萍上车了。他向她挥手再见,张丽萍没有理会他。车子发动了,只剩下孙志强一个人站在车站望着张丽萍远去的方向默默地发呆。

【二】

张丽萍回到家中就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扑在床上哭泣起来。她的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赶忙跑进了房里询问女儿。张丽萍一面哭泣,一面毫无保留地将事情告诉了妈妈。她的母亲听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一边劝慰女儿,一边说:“好歹我的女儿也是大学毕业生,中学教师。他们家连房子都没有,怎么能将我的宝贝女儿取过门呢?我不能眼看着你受苦遭罪。要不然,你现在就和孙志强分手吧。”

“妈,您说什么呢!如果我那样做了,志强岂不正说对了。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吗?只要他人好,对我一心一意就行了。”

“傻孩子,那可不行,我们不能被别人看笑话了。别的方面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只有一个条件必须要买房子。没有房子,你爸和我是决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可是他们家的情况是现在根本买不起房子,这不是让志强很为难吗?”张丽萍不无心疼地说。

“你现在很好打电话跟他说清楚,不买房子甭想取我女儿!”母亲态度坚决地说。

张丽萍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之中。这是她迈入社会所经历的*一次人生悲苦。一面是疼爱自己的父母,一面是自己挚爱的男友。房子啊,房子,你现在就成了摆在这对情侣面前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啊!

“不行,房子是一定要有的,不然,我们住哪儿呀!总不能我们结婚就租房子住吧。那样亲戚朋友会笑话我们,我们一家人在别人面前怎么抬头啊!”张丽萍这样想着,她终于拿起手机给孙志强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张丽萍态度坚定地表达了要求孙志强买房的意思,而且毫无商量的余地。

当孙志强放下手机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他的父母看到儿子的脸色很难看,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孙志强也不理会他们,只是呆坐在那里。他的父母想要再问,他就烦躁地不耐烦了。然后,突然孙志强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他的父母吼叫着:“张丽萍的父母要我买房子,否则就不同意我们结婚!”说完,他又双手抱着头,呆坐在椅子上。

遵义癫痫病治疗中心
什么是癫痫病的症状
癫痫病怎么有效治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