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我与《集邮》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1-10-30

我与《集邮》

自从1840年世界的*一枚邮票问世以后,邮票因其独特的自身价值,成为人们*一大平面收藏对象。随后就有了为集邮爱好者提供知识的各式各样的集邮报刊。

1990下半年,受好友的影响我也开始学着集邮。那时还不是从一枚枚的信销票集起,而是买新邮票开始。那时和好友一起到七一路邮电局门前的邮电所,当时那里每天都有几个邮票贩子在那儿蹲点练摊。记得我*一次买邮票,是花了二十元钱从小贩手里买了三套邮票,分别是纪念周总理、毛主席逝世一周年及向雷锋同志学习。因为周总理和毛主席都是人人敬仰的世纪伟人,雷锋则是助人为乐,心里只有值得尊敬学习的榜样。

在集邮过程中,渐渐感觉到自己知识的欠缺,随后经老师指点,我开始从旧书摊买些《集邮》杂志来读,从中丰富自己的知识。我知道了邮票的种类、邮票上的学问、邮品家族的成员等,也从一枚枚邮票学到不少知识。也知道中国的珍邮“红印花小字当一元”“沈增华和稿字四方连”“全国山河一片红”又有大小之分,也经历过两次邮市狂潮,也有对“猴票”的诸多无奈。也逐渐喜欢上了对集邮文献的收集。对军人贴用邮票有了更多了解。是*为优待军人而发行的多为免费或减费。从使用范围说至少有七种。*一是军人专用,即为全体军人使用,是发行的*和地区很广泛的一种。我国1953年和1995年发行过两次军人贴用邮票。即蓝军邮、紫军邮、黄军邮、红军邮,但都是因为无法控制适用范围而停用。第二是士兵专用,1917年丹麦发行过这种邮票。是在丹麦1913年发行的克里斯蒂安皇帝头像上加盖丹麦文(士兵免费)的缩写“S.F”。第三是军官专用,仅土耳其在*一次世界大战中发行过。是在土耳其以前发行的士兵动员基金邮票上加盖星月徽志,这种邮票的剩余部分,战后作为普通邮票出售自由使用。第四是战地专用,1888年奥斯曼帝国为其在希腊塞萨利地区的军人发行了著名的八角形军用邮票。第五是远征军派遣军专用,印度是发行这种邮票很多的*。二战后,澳大利亚为其在日本的占领军也发行过这种邮票。第六是被拘禁军人专用,是瑞士为1870—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活动在瑞士东部边界的约10万人的法国部队战后谈判被忽略引得部队负责人气愤辞职,后来被拘禁在瑞士各地的法国军人专用的邮票。第七是伤残士兵专用,1963年和1978年越南发行过这种邮票,邮票图案为军事奖章和伤残军人徽章,上有越文伤残士兵邮票字样。

1992年开始,到2002年6月止,我每个月都会去本地或外地报刊零售摊点,购买当月的《集邮》杂志。那之后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我放弃了集邮。也不再每月都去买《集邮》杂志了。只是去废品站或造纸厂及旧书摊淘书时,遇到《集邮》杂志我还会毫不犹豫买下。

在收集《集邮》杂志的同时,对这一杂志有所了解。《集邮》是中国*一份*集邮杂志,它报道新中国邮票的发行信息和历史背景,涉及中国各历史时期的邮票介绍和研究,也介绍外国发行的邮票。杂志创刊后深受国内外广大集邮者和海外华人以及研究中国邮票的外国集邮者的欢迎。《集邮》杂志创刊于1955年1月28日,为月刊,每月1号出版。创刊号发行量为25000册,随后增加发行18000册。1966年,因为*的文化大革命而停刊。文革前的《集邮》杂志很薄,只有16页,1980年复刊后的《集邮》内容扩充,页数增加了一倍。1982年1月,《集邮》成为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会刊。1984年后,每期又多了4页彩页。1992年的《集邮》内容又增加不少页数增到48页,1995年以后页数增加到64页。

《集邮》曾停刊两次,*一次是1960年第7期发行后停刊,后于1961年第1期复刊。第二次是文革期间1966年第6期发行后停刊,后于1980年第1期复刊。从2008年开始改刊为全彩大16K版。虽然近二十年不集邮了,但收集《集邮》过程中的记忆却留在心中。

1996年夏天的一天去郑州,在那时的中州邮票社,买了一本1981年第6期《集邮》后,老板梁洲生告诉我说:“《集邮》杂志复刊后的第二期是个大缺本,市场价的一百多一本。以后你收集时多多留心。”随后我有幸在一家造纸厂淘得。

1993年8月的一天,在劳动路北段路东的一旧书摊上,三毛钱淘得一本1980年复刊后的《集邮》杂志之后再没见过这期杂志。随后也曾在陈晓东的旧书摊淘得几百本1981年的《集邮》,也曾到本村的一家卖旧书的家中淘得几本1980年的《集邮》。

记得1995年夏天的一天,我从鄢陵汽车站工地坐公交车回许昌,在汽车站下车后,步行到了那时的西湖公园东门,因为那里是我们许昌当时很繁华的旧书市场。那时的旧书生意如日中天。东门南面路旁的杨树底下,除了下雨天,每天都有十几个旧书摊。那天在一旧书摊四毛钱一本,淘到四本1965年的《集邮》杂志,只是没十分钟,被熟悉的邮贩小林哥看见。后来,就送给他做了人情。

《集邮》杂志本来是当月能在当地买到的,但有几期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或是去的晚,或是当时没到货,再去就错过了。还有的是在本地就没有那一期的。如1999年*一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许昌就没有货。随后在造纸厂淘得。

2001年,因为忙碌错过了购买五月的《集邮》。2004年第10期的《集邮》杂志是我很好的当月在外地买的一本,也是我买的很后一本。那时我在洛阳打工,虽然那是自己生日那天,舍不得花一元钱给自己买个茶叶蛋,但是看到《集邮》杂志却忍不住花了四块八买下。十六年了,没再买过《集邮》。偶尔的还会去市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拿起当月或非当月的《集邮》翻阅。

自从三十年前喜欢上集邮之后,虽然坚持十年月月购买当月的《集邮》杂志,但这种发行量居世界邮刊之首的杂志,却伴我走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虽然十几年不买这种杂志了,却忘不了这种杂志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八、九十年代,它成了我获取集邮知识的主要途径。它曾伴我走过人生低谷,忘不了它给我的生活和人生增添的快乐。更让我记住了“邮票虽然会打折,但邮识永远不会打折”。如果邮识不足,可能就会在收藏邮票的道路上走弯路,也可能会栽跟头。我爱《集邮》无怨无悔!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女性癫痫遗传吗
哈尔滨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
癫痫病早期有什么反应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