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潮头品茗】张新红║仲夏听风观雨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作者简介

张新红,男,笔名寒生,陕西合阳人。作品散见于《陕西工人报》《社会保障报》《当代矿工》《中国煤炭报》《中国应急管理报》。系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公司作家协会会员。

 

 

 仲夏听风观雨 

 

 

仲夏的风,七月的雨,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带来很多不一样的印记。

不同于春雨温润纤细的模样,仲夏的雨常伴狂妄的风,为何说狂妄,那风总是横冲直撞的刮过来,在北地浩淼的平原上,肆无忌惮,竟隐隐有撼动大树的野心!

年年岁岁的风,携来年年岁岁的雨,仅通过听风声即可判定,这定是携了雨来。那风声透过窗疏,呜咽咽的鸣唱,颇带着些许桀骜不驯的脾气。那脾气怂恿它透过窗户,透过每一个能够容纳他身躯的旮旯小缝,穿梭而来。这风声带来些许紧张的气氛,仿佛窗外正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一样,也许谁家窗疏的玻璃已被肆无忌惮的风打碎,也许那风挤进了邻居家的门,在他们室内横行作恶,也许屋旁的大树已被摧毁折断,世界仿佛是风的天下,到处是呜咽咽的哀吼。

终于,风声渐止,正午的天晕黄下来,你偷偷出门去看,邻居家的窗疏还完好,屋旁的大树似已静止,丝毫看不出刚刚受过厉风的鞭笞。你松了一口气,突然安心了下来,可看着晕黄的天地,已经静默到连叶子都不肯动一下的树桠,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这注定是一场盛夏瓢泼的大雨。

少顷便有雨滴如豆般打了下来,急忙回屋,窗疏处被如麻的雨覆盖,你想了想,还是决定开窗,屋外哗啦啦的雨声,似透过窗疏入了心底,那一刻脑海中会浮现很多东西。

孩提时某一个难忘的片段,求学时与老师的交谈,求职后某一刻心酸或美好的回忆……你一直以为自己身处浮躁冰冷的世间,灵魂早已经死去,可在这刻,雨落下的这一刻,你突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还在人世鲜明而有血有肉的活着。你笑了,或者嘴角微抿,其实你不是不开心,只是在某一刻陷入了那幽深的回忆,或悲或喜。

雨打在桐叶上,落在屋前已凋零了红色花瓣的石榴树上,以及那院落混搭着泥土的水中。你一向以为水是好看的,这时候却忽忽然喜欢上了雨,夏季的雨远比春日与秋日的雨喜人,它刚烈而激情的飞扬在天地间,一旦打算开始,就轰轰烈烈的开始,结束的时候也丝毫不拖沓,说了结束,便是雨霁天晴的彩虹。

那树,那叶,那草,大底是真的喜欢这狂暴的雨,在雨霁天晴后,透出一股子青翠欲滴的绿!你诧异于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哪怕雨打磨得匍匐在地上,可只要一刻钟的太阳,他们便已抬起头颅来。看着万物如新生般的盎扬,你恍惚明白了什么,又匆匆回来屋,像是刚受过一场夏雨的洗涤,突然拾起来对生活的热爱与努力!

透过洒落窗疏的阳光,你突然笑了笑,窗外早已雨晴初霁!

治癫痫很好的医院
太原癫痫病去哪儿
河北哪治儿童癫痫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