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远方,那个我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很想,坐上慢悠悠的小火车,让灵魂牵着形骸,踏上返朴归真的旅途。

城里人和时间较劲,推崇快节奏:动、植物借力速生,儿童操起大人的腔调,火车瞄着飞机狂跑。且不说,谁能笑到很后,但就生命而言,一旦卷入物质的烟火,便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也曾醒悟。世界那么大,那么斑斓,何必围着地球的一个点,埋头苦转,要放飞。去闻名遐迩的著名景区,去雨后春笋般窜出的生态园,去花样翻新的天然温泉。可是,未曾起步,时空交织的缜密行程捆住了神经,赶场子似的步幅业已确立,游的气氛呢?景点人头攒动,吵吵嚷嚷,懵懵懂懂,游的心绪呢?应季花繁的生态园,挤占了农民的耕地,却不过是迁移乡间的城市公园,游的品味呢?

走吧,留下心,留下城市的所有印迹,形单影只,了无牵累,轻轻松松地上路吧。

乘上低速列车或山野窄轨列车,去没有现代化纷扰的远方,在无垠的原野,在幽深的山谷,慢悠悠地行走,静静地穿越。依着车窗,仰面炊烟直,俯首梨花香,目映大河日,侧耳晨钟荡。

情到深处,弃车而去,寻一处落脚的村舍。

山野之人永远敞开的家门,是灵魂安顿的居所。

外乡来客,不待坐稳,左邻右舍已然相邀。三三两两,趴窗,依门,如水般纯净的眼里,折射着温软的日光。

房前屋后的老树下,蜿蜒曲折的小路边,家长里短连同城里人眼中的隐私,赤裸裸地在闲聊中晒着太阳。

燕子回归,舍我屋梁垒新窝;杀鸡宰羊,祈求苍生“别怪罪”;丰收在望,神灯、社鼓谢上苍。

心无防,家无墙,懂敬畏,知感恩。阅锦衣洋洋来,听车马嚣嚣去。牢牢守住自己的分寸。人的本性,在坦坦荡荡日子里,千年延续。

狗儿护卫家宅。酷暑,严寒,白天,黑夜,静心值守。跃而怒吼,威震四野,虎豹绕行,豺狼逃遁。

猫儿看守粮仓。偷粮鼠结局悲惨,葬身猫腹之前,尿着裤子被猫爪子玩于掌股。

鸡只看管自己。在娘胎里,已经听懂老鹰叼小鸡的故事。鹰的翅膀刚刚露出云端,哥们儿早已嘎嘎嘎叫着,不见踪迹。

有血性,善进退。宠不忘形,饱不苟安,牢牢守住祖先的独门。动物的天性,在生机勃勃的岁月中,千年延续。

野花。繁华尽现,红的,绿的,白的,黑的,姹紫嫣红。体味纷繁,香的,臭的,苦的,甜的,浓的,淡的,恣意飘荡。草儿随性放形,随情择居。顶刺的,飞絮的,横铺的,卷曲的,上山的,下河的。

纵纤腰细枝,有根茎相缠互绕,网络千结,旱涝无所畏惧。

树木。离群索居,三五成丛,连片成林。躯干冲天,虬枝横逸。

主根深百尺,侧根转千回。与狂风调情,享暴雨洗礼,同闪电共舞霹雳。即便老死,碳化,巍然挺立,直至成尘。

根基盘得稳,扎得深。泰而不骄,孤不自怜,牢牢守住脚下的土地。植物的本能在风霜雪雨的锤炼中,千年延续。

远古走来的河床绵延曲折。水在秋风的灵动中,在秋阳的闪烁中,在秋叶的色彩中。涟漪被水中的那个我惊醒,围拢而来,清清地涌着,静静地荡着。

清清静静的世界,将躯壳溶解,连同那曾经被虚伪扭曲的面容,被功名绞缠的情丝,被陈规挤压的肝胆。

“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是本真的情路,“本自具足,不假外求”,是初始的心径,“留得清白在人间”是创世的归途。

我自新生。放弃执念,怀拥初心。

无垠的雪原,洁白晶莹,如铺展的玉版宣纸,引发原始的涂抹冲动。阳光梳理斗笔,大地充盈墨汁。跑,跳,蹬,抓,坐,卧,滚,爬,哪一笔都是生命的画作,虽不非凡,但可以流世。

足矣!

2017年3月12日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娴病是什么
癫痫病可以手术治疗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