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初一,初一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1-10-29

初一,初一

打开屋门,扫尽尘埃。新年的*一缕阳光被快乐和清新占满。街上开始有人走动,迫不及待的孩子们牵着大人的手,感知着新年特有的喜庆氛围。

风,带着晨寒的羞怯,掠过伸展着浪漫情怀的树枝,红色的房上还在沉睡的粮食。沉浸在昨天的童话中,被风的新奇悄悄撞开了小小的罅隙。新年快乐的字眼带着霞光的问候和晨霜的清冷把你的心儿填满。

鸟儿的祝福洋溢在空中,流动的韵律起伏婉转,穿过孩子们漂亮的衣帽在他们的心间徘徊。停住在衣服上的花儿突发灵感,随着孩子的梦扭动着艳丽和甜美,他们长出了腿和翅膀跳跃,飞舞。花间的蝴蝶嗅到了春的味道,挣脱布帛的束缚飞到白云上。孩子们拖拉着它们的梦,冲进贴着春联的门楣,祥和,快乐的音律连绵成醉人的波浪。

已经到了五十几岁的我们被时光带到了爷爷的辈分,到了这个辈分,老字随着大年初一的起始又平添了一笔。看到花样年华的孩子们,我们的脸上也笑开了花。侄子辈的孩子们到了风华正茂的年纪,年把年轻人的心笼络到了一起,拢到了我们的周围,这就是年很让人倾心的地方。

大叔新年好!大大新年快乐!大爷爷新年快乐!祝福的字眼欢愉在屋子里,让人应接不暇。多么幸福,沉醉的字眼。我回应着,招呼着。糖块、瓜子和花生等塞进可爱的孙子手里。那一张张泛着红晕,腼腆可爱的笑脸就是从年画上降落到凡间的小神童。这些可爱的小孩子们,唯有今天才这样齐刷刷地欢聚在一起。

爱,氤氲在小小的屋子里。拉拉那软绵绵的小手,抚摸一下红红的小脸蛋。问问岁数,上几年级了?期末考试咋样?年年不变的话题都有着不同的新鲜感。孩子们笑着,扭捏着回答我们的问询。心交融在一起,整个世界都融合在了一起,唯有时针的沉着与冷静,跳跃着自己的分秒。长大的孩子们行走了多少的路程,只为今天的团聚和欢愉。

相互说不完的话题,城市,乡村和土地,缠绵在一起。时间,是让人欢聚的催化剂,亦是让人别离的水云天,大家还要到别的长辈的家里去拜年。依依不舍的,不光是孩子们的青春笑脸,还有欢聚时彼此心田交融时爱的潺湲。

送走了侄子,孙子,那些青春靓丽的小媳妇和女孩们又来了,把他们迎接到屋子里,什么西施貂蝉,什么飞燕玉环,被娇柔和清丽粉饰过的容颜走出了历史上美的高贵,梳妆打扮,成了年轻人每天都经历的一场普通的过程。燕语莺声,敲开年的门楣的滴脆,仿佛忘记了季节的轻寒,接受着孩子们的新年问候,带去我们很衷心的祝福。可爱的小女孩比男孩子更加腼腆,仿佛是从诗词中翩然而下的玉女,接过我们的祝福和甜蜜,妻子和她们拉得火热,忘记了横亘在年前的年龄的限制。女孩们静静地听着,脸上幸福的涟漪微微泛起,仿佛亭亭玉立在月下的素雅的女孩承接了一番醉人的天地中。

时光之曲悠扬,绵长。袅袅升腾的幸福,仿佛是蒸腾在空中的烟霞。不要散去,我愿意在这朦胧中做一只伫立在屋檐上的鸢鸟,在微寒的清冷中守候这段岁月。

那段时光戛然而止,被时光束缚了的孩子们还要为别的长辈们送去祝福。阳光,洒下无尽的欢乐和祝福。那些行走潇洒的人流交汇,分散,分散又交汇一个个敞开的大门里,总会有数不清的欢笑传出。

银灰色的汽车缓缓行驶过来,顺着人们走的方向,划开了不一样的线条,车窗打开,车里的人和行人打声招呼,阳光也挤进自己的身段凑趣。缓缓的时光,缓缓的车,唯有今天这样的潇洒和闲逸,三三两两,白色,红色的线条如舒缓在地上的云,飘逸在人们的心里。

汽车来到了门口,外甥女,姑爷和十几岁的大儿子来了,让人艳羡的青春啊!让进屋里,充满喜气的酒摆到了眼前,外甥女和孩子的祝福更有一番幸福的味道。包装华丽的酒,点心闪耀着红火和金色。已经高人一头的孩子啊!技校还没毕业就已经到临近的厂区去打工了。洋溢在脸上的青春染上了些许的风霜,坚信这风霜会磨砺得孩子更加坚强。

至于他们两口子辛辛苦苦劳累了一年,即使是过年也没放假,休息的时间才能把祝福送给我们,勤劳的孩子们,你们辛苦了!在不同的岗位上,大家用不同的感受来让这个春节过的更有意义。

孩子的手有着冷,皮肤有着粗糙,神情有些困倦。可是脸上的笑确实那样真诚,安详。幸福并不一定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当你无欲无求的心安宁在岁月某一个角落的时候,幸福就像快乐的小孩子一样随时都在你身边。

我们彼此询问着各自的生活,孩子的状况,期待着明天的日子,年轻人会在明天的道路上更加辉煌。至于我们,当那个词语回旋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给了年轻人那么多的期许,我们呢?已经被时光的沧桑碾轧得有点苍老的我们也不会沉沦,湖海豪气太过奢望,平平淡淡的中还是用辛勤的汗水点缀自己的明天才是很重要的。

走出门来,上了车子的孩子们打开了车窗,空中挥舞的手招徕了云霞的灿烂,云霞中贮藏的明天,写满了大自然的祝福。汽车远了,在人流中淡出了我们的视线。或许,我们的白发又悄然脱落了一根,那是给这次幸福的约会留下的小小的纪念吗?不用刻意的去感知!

外面的人声还在流淌。偶尔炸响在空中的鞭炮,让这个欢愉的场面平添更多的风采。家里有着凌乱的盘子内,糖的纷扰,瓜子的溅落书写着让人回味的曾经。阳光捡拾着岁月的翎羽,想把瓜子的快乐和糖果的快乐带走。

她拿起扫帚,想把屋子打扫,我想阻止一下,哪怕多留一分一秒,我也多一分一秒的享受。很后,她还是去打扫了,哗哗的声响仿佛就是那段醉人时光的花絮。

当她料理完屋子,将糖果瓜子规整完毕的时候,躺在炕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赶忙拿起电话,接通,眼泪流了下来,原来是远在他乡的儿子带给我们的祝福。此时的我,猛然感知到今年的春节,少了一个不该少的主角。

西安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是遗传病吗
中国癫痫病治疗哪家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