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夹竹桃

来源: 娱乐文学网 时间:2021-08-13

夹竹桃谈不上美丽,也算不上名贵。它比不了色薄花小的桃李梅兰,也比不上怒放的玫瑰与幽香独放的青莲,更比不过浓墨重彩的月季牡丹,历来赏咏夹竹桃的文章诗篇也是可圈可点。然而,我的心中时常思念着的却只是这平常的夹竹桃,思念它的如柳似竹的叶片,它的柔韧有余的枝干;思念它的胜似桃花的花朵,它的不畏严寒的气节,还有它的迎着春风,冒着暴雨,顶着烈日,吐艳争芳,以及它那一支支挚切动人,久经风霜,刚柔韧性的歌……

三十多年前,正是那常青不败的夹竹桃,摇曳着郁郁葱葱的枝叶,举着那此起彼伏的花朵,把我迎向生活。一九七九年,我刚满十五岁,因高考败北,图谋来年东山再起的我,在一位远房表姐的介绍下,来到当时她任教的江西师范学院附属中学借读。附中是全省首屈一指的中学,师资力量雄厚,学习风气浓厚不说,学校环境也是十分的清幽优雅。学校中央有口池塘,池塘边是用红石条砌成的台阶,台阶周围种满杨柳,几幢红墙绿碧瓦的教学楼错落有致地分布于池塘周围。一条椭圆形跑道环绕着教学楼,跑道的两旁种满了夹竹桃,只是当时我尚不知道它的名。望着这树,四看皆绿,满目清新。花似桃,叶像竹,一年四季,常青不败,从春到夏到秋,花开花落,此起彼伏。就是在冬季,它也照样绿姿不改。然而,生活并非全都似这般诗情画意。那时,学校的学生吃饭可在学校,借宿是没有的。记得那时,表姐征得领导同意,将她在七楼的一间存放钢琴的房间腾出来,房间有七至八平米,不用的钢琴移到门角边,借来的四张课桌拼成了我的“床”,房间连窗户都没有,十分不透气。夏天,将之形容为“蒸笼”,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到了冬天,想要洗个澡那都是十分艰难的事。那时候,还是年轻的好呀,要洗澡了,我到那已废弃不用的洗漱间里,打开自来水龙头,脱光衣服,活动一下身子骨,站到水龙头下,冷水淋到身上,皮肤表层冒着腾腾汽雾,身子骨里却冻得嗦嗦发抖,只能不停地以跳动取暖来擦洗身子……。其实,这些都还能克服,很难以忍受的,莫过于孤寂了。那时候,年纪尚小,又是*一次离开家人独立生活。每每放学之后,望着渐渐空落的校园,这时,那种莫名的孤独与寂寞就不由拥上心头。每天晚饭后,我坐在池塘边的石阶上,望着池塘发上一阵呆,又沿着跑道溜达一圈,欣赏着那尚不知名的树与花,此时,只感觉那树摇动着绿色的树枝,举着红色的花朵,仿佛在向我点头。于是,我打心里已将它当成了我的朋友。再细细打量,我突然发现,它竟然是那么秀美。

在一次写作文时,我赞美了这种不知名的树与花,不曾想作文得到了当时任我语文老师的颜鞠汉老师的赏识。他将我的作文当范文在班上宣读,更在课余时间找我进行了一番长谈。这位博学多才的全国特级教师告诉我,这种树叫夹竹桃,是一种秀美而又很有意思的一种树,特别是它的叶子长得很有意思,三片叶子组成一个小组,环绕枝条,从同一个方向向外生长,是长长的披针形,其边缘异常光滑,叶子上主脉从叶柄笔直地长到叶尖,众多支脉则从主脉上生出,横向排列得整整齐齐,叶上还有一层薄薄的“蜡”,这一层薄薄的“蜡”能替叶子保水、保温,使植物抵御严寒。所以,夹竹桃不怕寒冷。夹竹桃的花有特殊香气,花集中在枝条的顶端,它们聚集在一起好似一把张开的伞,花型状像漏斗,花瓣相互重叠,有红色,黄色,白色三种。颜老师不仅向我介绍了夹竹桃的花品,更鼓励我要象夹竹桃一样,不畏环境的恶劣,与命运抗争,迎着巨风顶着烈日开放。

自从听了颜老师那席话后,我心中对夹竹桃似乎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情感。我每每站在夹竹桃前时,总会怔怔地看着它。沙沙,沙沙……面前的树叶在风中响着,仿佛有人正压低嗓门,亲切而又深情地和我说话,轻轻的,甜甜的……我闭上眼睛,静静地听风吹树叶的响声。真的,这声音确实像有人在与我交谈,话语是那般委婉,那般动听,似是安慰我,又似为我歌唱。我深深陶醉其中,又突然感到阵阵莫名的喜悦:我有了一个朋友了,有了一个美丽的,温柔的,韧性的又懂得我的心思的朋友了!我再也不寂寞了!而夹竹桃也似在轻风里轻轻絮语,好像在说:是的,是的……

我爱上了它,随着岁月的流逝,爱得愈来愈深。每天,我都要来到夹竹桃边,坐看一会儿书,闭上眼睛乘一会儿凉,哪怕对着它站上短短的片刻,心里也是快活的。夹竹桃也总是那么热情,那么无私,或是投给我一片清凉的浓荫,或是送给我一阵醉人的芳馨,生活也似乎有了诗意。

参加工作后,我也曾到改名为江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原借读过两年高中的师范学院附中重游,但那时却已是人在物已非。颜鞠汉老师已从后来任副校长一职上退下来,现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了,那一排排的夹竹桃树早已被其它树种替代。心中对夹竹桃的那份情感虽未褪去,但总难免有那么一份失落。后来读到宋人曹祖的那首《夹竹桃花》:“晓栏红翠净交阴,风触芳葩笑不任。既有柔情慕高节,即宜同抱岁月寒”,心中那份物情便愈加浓厚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去年五月,我在高速公路上遇险,却又看见夹竹桃了。那次,我与四位同事,还有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四位同志,由县林业局一位副局长带队,乘一部“森林消防车”去市里参加“保护野生动物”培训班。那天出门时就已乌云笼罩大地,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车上高速后,天气变得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路面能见度也不超出五米范围。司机小心翼翼地聚神开着车。眼见过了服务区,离市里越来越近了,大家被恶劣天气压抑着的郁闷心情略有好转。此时,却见车身悚然一下,便停在路当中不再动了,任凭司机怎样打火发动,车子仍无启动的迹象。打电话报警,怎么也打不通,只能向朋友求救了。但这是在高速路,等朋友从市里上高速,再从下个路口绕回此处救援,怎么也得花费一个多小时,高速路上车流不断,车速快,天气又恶劣。大家的心都绷得紧紧的。虽说消防车有报警器可提醒过往车辆,但正所谓“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专遇当头风”,警报器“呜”了没几分钟便也罢工不响了,大家的心更慌乱了。我也眼睛四下乱转,一者祈盼救星快来,二者想找点能分散注意力的东西来安抚自己恐惧而慌乱的心。突然,护栏外路边的夹竹桃映入我的眼帘:狂风暴雨中,夹竹桃摇曳却挺立着。它似乎在安慰我,鼓励我:别怕,勇敢些,吉人自有天相,不要气馁,不要绝望,脚下的泥泞,身边的浓雾都不能阻碍前行的步履,经历了危险的跋涉,一定能走出一片崭新的天地。这时,我想起了宋人汤清伯的诗:芳姿劲节本来同,绿荫红妆一样浓,我若化龙君作浪,信知何处不相逢。我知道,我与夹竹桃会再相见的,只是不曾想到,会是这种时候,在这样的场景。

哦,那些青翠蓊郁的树枝,那些绿蜡似斗的树叶,那些如红霞似白雪的花朵,似在向我唱着一支充满希望和欢乐的新曲……

好的癫痫医院
滨州治疗癫痫要多少钱
郑州看癫痫多少钱

热门栏目